快乐8走势图200期|快乐8基本走势图
徐州博物館

景區介紹

徐州博物館是徐州市人民政府在清朝乾隆皇帝南巡時行宮舊址上建立起的地方綜合性博物館,是國家4A級旅游景區。

徐州博物館建于1959年,坐落在云龍山北麓,歷經三次改擴建,由陳列主樓、土山東漢彭城王墓、漢代采石場遺址、乾隆行宮及碑園四個展區組成。占地面積40000平方米,建筑面積近20000平方米,展廳面積6500平方米。并配有書吧、咖啡吧、紀念品商店等休閑服務區。

徐州博物館陳列主樓為主展區,常年陳列有“古彭之寶”、“金戈鐵馬”、“天工漢玉”、“俑偶華彩”、“明清家具”、“鄧永清捐贈明清書畫”等展覽。


特色景觀

徐州博物館陳列主樓為主展區,常年陳列有“古彭之寶”、“金戈鐵馬”、“天工漢玉”、“俑偶華彩”、“明清家具”、“鄧永清捐贈明清書畫”等展覽。 
    “古彭之寶”組展是徐州博物館的大型基本陳列,由徐淮初曦、漢室遺珍、史河流韻三個單元組成,展出各類文物珍品近千件。如新石器時代邳州大墩子遺址出土的彩陶和新沂花廳遺址出土的玉器、邳州戴莊戰國墓出土的銅器、獅子山北齊墓出土的南北朝時期瓷器、雪山寺北宋窖藏出土的紀年銅樂器、故宮早年調撥的明清官窯瓷器等。 
    “天工漢玉”展廳展出玉棺、銀縷玉衣、玉面罩、玉枕等葬玉;玉卮、玉高足杯、玉耳杯等成套玉酒具;S形龍、連體龍、蟠龍、飛龍等各種造形的龍形玉佩;玉戈、玉鉞等玉兵器;玉豹、玉熊等玉雕動物;各類玉具劍飾;各種形制的玉璧、璜、瑗等玉禮器。這是我國目前唯一的出土漢玉常設展覽。 
    “金戈鐵馬”展廳展出了徐州出土的古代兵器文物,如漢代楚王鐵胄、札甲、大小魚麟甲和各類銅鐵兵器;唐、宋、元代甲胄、鐵锏;明代徐州衛鎮撫司出土的各類銅鐵炮銃、鳥槍等,其中既有冷兵器也有熱兵器,還有從地下城遺址整取的兵器堆積現場。這些珍貴文物將再現古彭大地金戈鐵馬、縱橫捭闔的古代戰爭畫卷。 
    “俑偶華彩”展廳展出徐州出土的西漢至宋代的俑塑藝術品。漢代的樂舞俑、彩繪儀衛俑、“飛騎”兵馬俑,北朝門吏俑、彩繪女立俑,唐代三彩俑和宋代的臥嫗俑等,造型各異,色彩鮮艷,體現出濃郁的時代風格和地域特色。


游覽項目

陳列主樓

一樓通過運用現代陳列展示手段,展覽徐州出土古代兵器文物,再現古彭大地古代戰爭畫卷,全面反映徐州兵家必爭之地的歷史。

二樓陳列新出土的漢代玉器,擁有金、銀、銅縷玉衣,在全國獨一無二。

土山漢墓

土山東漢彭城王陵位于徐州博物館北側,現為省級文物保護單位。根據北魏酈道元《水經注》等記載為西楚霸王項羽謀士范增之墓,現存封土周徑二百余米、高18米,是目前徐州發現東漢時期唯一的彭城王陵。《魏書·地形志》、《水經注》及方志等記載土山為高冢戍、亞父冢、范增墓。傳說范增助項羽推翻秦王朝,深得士卒愛戴,死后士卒為其負土筑墓,所以土山是“掬土成 山”的簡稱。實際上土山是東漢某代彭城王的陵墓,遺址南北長200米、東西寬150米,面積約30000平方米。共發掘清理采石坑68處,其中開采空坑63處,石坯坑5處。另有刻字1處、石渣坑1處、墓葬2座等。遺址還發現采石工具寬鏨、扁鏨、鑿、楔、鍤和建筑材料、陶器等。采石場遺址的時代為西漢,可能延續至東漢初期。

西漢采石場遺址

位于和平路北側、博物館西南角,是徐州迄今發現的唯一一處漢唐以前的采石場遺址,反映了當時采石工序、工藝的全過程,具有很高的歷史價值和科學價值,2006年5月被列為全國重點文物保護單位。該遺址的保護措施以保護現狀和展示為主要目標,對漢代采石場采石坑、石坯坑進行原址展示,輔以說明牌、指示牌等。同時,利用多媒體展示采石工藝流程,增加參與性、趣味性和娛樂性。

乾隆行宮及碑園

乾隆行宮是1757年兩江總督為清高宗乾隆皇帝南巡駐蹕徐州,在原禹王廟基礎上改建而成,現僅存行宮大殿,為市級文物保護單位。行宮東側碑園為一組清幽典雅的古典園林式建筑,園內陳列唐代石幢和唐宋時期的書法名家法帖刻石近百方,是一處典雅秀美的文物園林。


服務設施

講解咨詢、行李寄存、輪椅、兒童車、拐杖、雨傘、簡易醫療救護、紀念品中心、茶吧休閑中心、學術報告廳

徐州博物館紀念品中心位于博物館主樓大廳西側,營業面積近三百平方米,內含營業廳、書店、茶座等。環境優美,格調高雅。專營青銅器、陶瓷器、玉器等文物的復、仿制品,書法、繪畫、拓片和各具特色的紀念品,經銷文物、鑒賞、考古、藝術、地方文史等各類圖書畫冊。


游客中心

設在博物館陳列大廳一樓,是負責講解接待、咨詢、寄存、租賃物品、電話接聽等所有有關觀眾游覽所需的服務中心


交通指南

從火車站乘坐2路、11路、11附路到中山南路中醫院站下車,步行至和平路101號即可到達,總時約24分鐘; 
市區內乘坐12路、35路、38路、69路、604路、608路到中山南路中醫院站下車,步行至和平路101號即可到達。 


解說詞

第 一 展 廳   金 戈 鐵 馬

各位來賓,歡迎大家參觀徐州博物館!

我們來到的第一個展廳——金戈鐵馬,向大家展示的是歷代徐州地區在戰爭、墓葬、遺址中留下的珍貴兵器。

前  言

徐州古稱彭城,地處江淮平原,連接蘇魯豫皖,自古兵家必爭之地。在數千年的滄桑歲月中,徐州發生了200余場戰事,無時無處不滲透著戰爭的烽火硝煙和兵戈錚鳴。辛亥革命領導人黃興曾這樣評價徐州的戰略地位:“南不得此,無以圖冀東,北不得此,無以窺江東。是勝負轉戰的古戰場。”朱德元帥也曾高度評價說:“徐州是歷史上進行決戰的古戰場。” 接下來,就讓我們步入歷史的長河之中,親身感受這金戈鐵馬的歲月崢嶸。

在遙遠的石器時代,不同部落之間雖然常有械斗發生,但卻不是真正意義上的戰爭。因為此時尚未產生階級和國家,這種械斗沒有什么明確的政治目的,同時部落之間的爭斗也多使用日常的生產及生活工具。

首先大家所看到的這件三孔石刀保存完整,制作工藝精良,器型也較其它石斧更為先進,能夠更加牢固地拴綁在木質的手柄上。

徐州地區分布有幾處相對集中的新石器時代遺址,這件石斧出土于著名的新石器時代遺址——新沂花廳。花廳遺址是黃淮地區最重要的史前文化遺址之一,其文化特征反映出北方的大汶口文化和南方太湖地區良渚文化相互交匯的特點。花廳遺址出土的陶器帶有典型的大汶口文化特征,而玉石器又與良渚文化相類,具有精細的打磨拋光和管鉆技術。

石球在舊石器時代和新時期時代的遺址中大量出現,它實際上是一種較為原始的拋射武器。石球被綁在繩索一端構成一種稱為“飛石索”的武器,使用者手持繩索另一端快速旋轉,利用離心力將石球拋擲出去打擊目標。

弓箭也是一種古老的彈射兵器,原始的弓是由單片木料制成單體弓,箭簇為石質或骨質。石球和弓箭的出現,進一步拉大了作戰距離,加快了作戰速度,提高了隱蔽性,是人類發明史上的重要進步,充分體現了人類的創造力。

這件嵌骨石鏃出土于徐州境內邳州大墩子新石器時代遺址316號墓,墓中埋葬的中年男性右手握著骨匕首,左股骨上有石鏃殘留,通過X光片可以看出,三角石鏃射入骨內深達2.7厘米。說明距今5000多年前,徐州的原始部落間就已發生戰爭,而此墓主人或許就是在戰爭中陣亡的武士,這也是我國發現的人類戰爭的最早痕跡。

接下來,我們通過這幅徐州歷代軍事戰爭表了解一下歷史上曾在徐州發生過的主要戰爭。

據史書記載,最早的一次戰爭發生在公元前21世紀,即夏代初期的彭伯壽征西河平武觀,而最近的則是著名的淮海戰役。歷史上規模較大的戰爭主要有春秋時期晉楚奪取彭城之戰、秦末楚漢相爭以及三國時代徐州之亂,之后會向大家簡要介紹一下這幾次戰爭的基本情況。

第一單元  方國兵武

春秋戰國時期諸侯爭霸、戰爭頻繁,在這種背景下,兵器種類不斷增加、制作工藝愈加進步。其中戈、戟、矛為中長兵器,刀、劍、匕首為近身短兵器,弓箭為遠射兵器。

考古出土的年代最早的劍是西周時期的遺物。1956——1957年在陜西長安張家坡西周墓中,出土了一把短青銅劍。劍為“直兵”,盡管在中原車戰中作用及威力有限,但卻適合步兵作戰,因此在具有特殊地理環境的吳越地區發展迅速。

春秋戰國時代鑄劍工藝越發精湛,此時出現了一批鑄劍名師。接下來,我們到特展柜來看看當時制作技術最為先進的復合劍。復合劍,又稱為雙色劍。戰國末期趙國哲學家荀況在《荀子》一書中曾說:“白者所以為堅也,黃者所以為韌也,黃白相雜則堅且韌,良劍也。”這里所記載的,就是戰國鑄劍工匠們發明的全新的青銅鑄劍技術——嵌鑄法。此劍中脊含錫量較低、韌性強,使劍不易折斷;兩側的含錫量高、硬度大,使劍更加鋒利。嵌鑄法代表了中國古代青銅冶鑄技術高度發達的水平。

第二單元 漢楚王師

漢代鐵器的使用逐漸增多,鐵制兵器亦數量大增。徐州作為楚國國都,出土的兵器種類齊全,等級較高,工藝精良。漢代部分的特展柜展示的就是幾件較為先進的鋼鐵兵器裝備。

首先看到的是1995年在獅子山楚王墓發掘出土的鐵甲和大魚鱗甲。漢代將鐵鎧甲又稱為“玄甲”。獅子山漢墓一共出土4領甲,即一札甲、一大魚鱗甲和兩小魚鱗甲。從出土時的狀態來看,當年埋藏時先將鐵甲折疊成卷用絲綢包裹,再存入漆木箱中。

札甲因形如書札,故名“札甲”。 由身甲、肩、披膊、甲裙幾個部分組成,右開襟。 這種形制的甲衣目前出土極少,這種甲衣便于受損后及時修補,而且伸縮自如,不易松脫。

大魚鱗甲的甲片由肩甲、身甲、前裙甲構成。在北洞山和馱5楚王墓也各出土一件,其中獅子山楚王墓出土的這件大魚鱗甲是目前考古出土的年代最早的大魚鱗甲實物。

中間的鐵胄是與札甲配套使用的,由胄體和垂緣兩部分組成,約120片,重4.7千克。胄體如覆缽形,垂緣略呈上小下大的喇叭形,可上下伸縮。

甲胄是古代戰爭中重要的防護裝備,我們所看到的這兩套應屬于重甲,是獅子山墓主人——西漢早期某代楚王作戰時穿著。

經過專家的研究,這件甲衣的鐵片是采用當時比較先進的炒鋼技術制作而成,改變了以前將生鐵反復加熱再冷卻的脫碳法,直接通過對液態鐵不斷攪拌來脫碳,能夠按照生產的具體要求加工制作熟鐵或低碳鋼。可以說,這種炒鋼技術和利用現代工藝制作的鋼制品在本質上已經沒有太大的區別了。

接下來看到的這一組是獅子山楚王墓西側耳室中出土的銅鐵兵器,其中的青銅劍3把,當時是放置在漆盒內,原本皆有劍鞘,但現在都已朽毀,劍鞘上還裝飾有玉質的劍珌和劍璏。鐵劍兩捆,共25件,原來都有夾纻胎的劍鞘,劍柄處原纏有絲緱。

漢代的青銅兵器已出現由實戰向裝飾轉變的趨勢,等級較高的佩劍均裝有精美的玉劍飾。在徐州出土的青銅兵器大多制作精良,很多兵器的刃部時至今日依然鋒利如初。獅子山楚王陵出土的大量文物中不乏裝飾精美的青銅兵器,這些兵器采用錯金銀、鎏金、鑲嵌等金屬工藝進行裝飾,本質上屬于兵禮器或儀仗器。

雞鳴戟形狀較特殊,其援部略為弧曲,類似雄雞啼鳴時的擁勁之狀,因此得名“雞鳴戟”或“擁勁戟”。是適合車兵作戰的武器。

放在展櫥中央的是獅子山楚王墓出土的錯金銀嵌綠松石銅矛頭,長14.5厘米。這件矛頭的裝飾極其精美,矛身和中脊采用金銀錯工藝,裝飾有云氣紋幾何圖案,骹的部位正反兩面鑲嵌有二十余顆綠松石,骹口一側鑄耳,用以系纓。

箭鏃是裝在箭矢前端的鋒利尖頭,一般以金屬制造,也有骨質的,其形狀從整體上看略呈銳角等腰三角形,三翼末端有倒刺。這種構造其實含有較高的科學依據,能夠有效減少箭矢在發射中的空氣阻力,提高命中率。

銅鈹,外形似劍,底端加長木柲。其起源于春秋時期,秦漢時仍延續使用。鈹過去曾一度被誤以為是劍,直到秦俑坑發掘時,人們在鈹頭后面發現了長木柲的痕跡,才辨明其真身,是一種長兵器

接下來看到的是兩件形制相差較大的矛。矛在古代名稱很多,也稱為錟、槊、鋋等,后世也稱矛為槍。它是一種尖頭直刺的武器,一直被廣泛應用。這件長矛總長2.15米,也稱為錟,是騎兵作戰時的武器。

劍椎:這種兵器既可直刺,又可以錘擊,據史料記載,秦末時期韓國貴族張良在博浪沙伏擊秦始皇時所用的就是這種劍椎。

鉤鑲:是由盾演變而來的防御性武器。其形狀兩頭有鉤,用于鉤束敵人,中間為鑲,起到盾的作用。鉤鑲常與利刃同時使用,具有較強的殺傷力。漢畫像石中就有不少表現武士使用鉤鑲搏擊的場景。

鎩是一種直刺的長柄兵器,由鈹演變而成,與鈹的區別是鎩采用骹裝柄,骹與刃之間有兩端上翹呈銳尖狀的橫格,在實戰中具有格架功能。

鉞戟:這種形制的戟比較特殊,原來戈的部分由斧鉞代替,可劈可刺,而以劈砍為主要功能,也有專家稱其為“戚矛”。而鉞本身多作為兵禮器,所以這種鉞戟也應是士兵在儀仗或儀式中手握的執戟。

這件看上去雖不起眼的長劍其實卻是一件國家一級文物,大家可以仔細觀察劍柄位置上有用錯金工藝書寫的隸書銘文 “建初二年蜀郡西工官王愔造五十煉···孫劍···”、“直千五百”等字樣。通過分析劍上銘文并利用儀器檢測能夠證明這是一把鍛造于公元77年的鋼劍。此劍具有極高的科技價值和文物價值,可謂是目前在我國發現的年代最早的鋼劍之一。

鐵質兵器的出現稍晚于青銅兵器,出土的鐵兵器由于受環境潮濕的影響以及鐵易銹的原因,保存狀態較差。盡管如此,仍不難發現出土的各類鐵兵器一般比同類型的青銅兵器更長。這是因為鐵比青銅合金具有更好金屬延展性、韌性及硬度。隨著時代的進步,鐵兵器也逐漸代替了青銅兵器,開始登上了中國戰爭的大舞臺。

環首刀是騎兵作戰的重要武器,環首部分起到平衡刀的重心的作用,在快速的騎兵對戰中,比劍更加具有劈砍的威力。因此在實際作戰中越來越多的使用刀,而劍多成為了習武或佩帶的兵器。

銅弩機,是一種由機栝控制的弓,由一整套較為復雜的零件組成,在古代曾是一種非常先進的遠射武器。戰國時代弩機就已經廣泛地應用于各諸侯國的軍隊。到了漢代,弩機的使用更為廣泛,其形制也有了很大改進,出現了銅質的弩機匣并改進了望山(用于瞄準射擊目標的裝置),從而大大提高了弩機的性能。在火器登上歷史舞臺之前,弩機一直是古代軍隊中的重要作戰武器,發揮著舉足輕重的作用,甚至被譽為“中國之利器”。 我們看到的這種叫擘張弩,有效射程在60—80米左右。此外還有蹶張弩和腰引駑,雖然出土實物較少,但在漢畫像石上卻多有反映。

第三單元 陳兵列武

漢代以后,鐵被廣泛應用于制作各類兵器,并且大部分兵器都朝向利于騎兵作戰的方向發展。這一階段徐州地區出土的兵器資料相對較少。

遼代具裝騎兵,這種型式的甲胄自宋至明一直通行,也最為常見。甲胃在宋代已經定型,并有了相當完善的制作技術和規格,對甲胄的尺寸、鐵片數量及重量(包括各部分及每片鐵片重量)、耗費工時、制造過程等都做出明確的規定。古代甲胄制作起來既費工時又笨重,根據《宋史·兵志》記載,一套全副裝甲可重達四、五十斤,甲葉約有一千八百二十五片,以當時的制作條件計算需花費約七十個工時。而全副武裝的兵士著甲后也會變得行動不便,影響作戰。因此,隨著火器戰爭時代的到來,這種甲胄逐漸退出歷史舞臺。

一件完整的甲胄主要由頭盔、盆領、身甲、披膊和吊腿組成。身甲是保護胸背的部分,用帶子從肩膀上系聯,并從腰部束扎,腰下垂有兩片吊腿。身甲上綴披膊,左右兩片披膊在頸背后聯成一體。在古代,頭盔又叫兜鍪(mou2),是保護頭部的甲胄。推測這套甲胄的主人身份或許是將軍。

古代戰馬也會身披盔甲,這種盔甲稱為“馬甲”,主要由面簾、雞頸、當胸、身甲和搭后五部分組成,可以保護戰馬的頭、頸、軀干等部位。馬甲又分為鐵制和皮質兩種,史料記載,遼宋金元時期,契丹和女真這些游牧民族的騎兵戰馬都裝備有鐵馬甲,為重騎兵。金代時期的北方軍隊中有一只重甲騎兵,號稱“鐵浮屠”,意思是“像鐵塔一樣堅不可摧”。可見當時這樣全副武裝的重甲騎兵是非常有震懾力的。 

鉤鐮槍是中國古代一種用于直刺和鉤殺的長柄格斗兵器。其外形似戟,可以看作是把戟橫向的鋒刃向內側彎成了鉤鐮槍。其前有鋒利槍刺,以刺為主來殺傷敵人,又可鉤住敵人鎧甲將其拉倒在地。鉤也具有防止槍尖刺入過深不易拔出的作用。鉤鐮槍最早出現在唐代。到了宋代,鉤鐮槍的使用發展到了頂峰,攻城野戰中大量運用此類武器。

蒺藜有木、金屬之分。木蒺藜是一年生的草本植物,果實外殼有堅硬的刺。古時作戰常常就地取材,撒布于敵方必經的隘路、小道或淺水中,用以刺傷敵軍人足馬蹄以制約敵軍行動

金屬蒺藜是人工鑄造的仿生武器,具有木蒺藜同樣作用,但不受自然資源的局限。金屬蒺藜材質有銅、鐵等,更堅硬,殺傷力更大。

鐵蒺藜俗稱扎馬釘,一般有四根伸出的尖銳鐵刺,著地時總有一刺朝上。有的鐵刺中心有孔,常用繩穿連,便于攜帶、布設和收取。鐵蒺藜有扎傷人足馬蹄的作用,而更重要的作用在于可以減緩敵軍行進的速度。

礌石是一種防御型的石制武器,通過高處向下滾動,借助慣性及重力加速度殺傷敵人。礌石往往是通過礌石孔投射。即在垛口墻一側建礌石凹槽,可將投放下去的礌石拋得更遠。礌石有多種形制:一種是將毛石打磨成球狀,器形較大;另一種用毛石打制成近似圓形,形制不甚規整,大小也不一。

布魯,蒙古語意為“投擲”,是指一種投擲器,最初作為狩獵或防御工具,其形狀為一根頭部彎曲木棒。根據具體形狀和用途不同,布魯又可以分成三類,布魯后來逐漸演變為一種單純娛樂的投擲游戲,成為蒙古族的民間體育項目,民間稱為“賽布魯”。

第四單元 明衛清炮

2004—2005年徐州發掘了位于市中心大同街的明代徐州衛遺址,掘明代房址24間出土大量刀、劍甲、弓、槍、炮、鐵彈、鉛彈、火藥、標尺等冷熱兵器,以及投壺、爐、青瓷虎子、文具等生活用具

我館整取了其中一座堆滿了盔甲與火銃的兵器庫并進行了復原。同時,還發現了一塊刻有“徐州衛鎮撫司公廳,成化二十年鎮撫張茂改建立”銘文的石碑,記錄了改建后的衛所共有22間房屋,與考古發掘的結果基本一致。以上考古發現較為完整地展示了中國古代衛所的建筑面貌、兵器種類和時代性質等。

明代兵器以火器的種類最為繁多,主要有鳥銃、弗朗機、銅炮,紅夷大炮及火藥、炮彈等,反映出當時火器的主要類型和發展歷程。

弗朗機是指葡萄牙人制造的后裝火炮,在傳入中國后,人們對其進行了改造或仿制并大量投入使用,成為明代軍隊中主要火器之一。和中國往的炮相比,其口徑和炮身長度的比值比較大。由于炮身并不是擴展形狀,所以能有效地利用火藥燃燒產生的強大氣體,從而使發射出去的彈丸具有更大的射程和相當大殺傷力。

鳥銃是明清以來對金屬質管狀輕型手持火器的統稱。公元1132年,南宋發明了可稱為現代管形火器鼻祖的火槍。南宋開慶元年(1259年),壽春地區又創造了一種突火槍;14世紀的元朝發明了世界最早的金屬管形射擊火器—---火銃。

15世紀初,西班牙人研制出了火繩槍。其后它又被明王朝仿制,因其槍口像長的鳥嘴,當時的中國人稱其鳥嘴銃,或因其可擊中飛鳥而稱之為鳥槍。這種早期的槍基本都以黑火藥為發射藥,用碎石或鋁做彈丸,在槍尾用火繩或燧石點燃火藥發射。明徐州衛鎮撫司遺址出土多支鳥槍,長116厘米,口徑2.5厘米,也是我國存世年代最早的步槍。

鎖子甲,也稱為“環鎖甲”,早先是西域民族使用的鎧甲,在古代中原地區極少見到,故十分名貴。據史料記載,唐代地處西域的康國曾向唐朝宮廷供奉鎖子甲。 清代八旗士兵則多穿鎖子甲,在腰部以下還配有鐵綱裙和鐵綱褲,足穿鐵綱靴,這種較為輕便的甲胄,制作技術較以往更加精密。

異型兵器:清代各種火器依然沿用明代的主要種類。清政府長期實行閉關鎖國政策,阻礙對外交流通道,因此導致火器僅在形式上略加改變,至于功能、效力等關鍵效能則并未見長。直至清末,政府才引進了新式火器。 清代的冷兵器也繼承了宋明以來的主要種類,實戰性的兵器主要有矛、槍、箭、刀等,但是這些落后的冷兵器顯然已不再適用于近代戰爭,多是個人使用的兵器。

紅夷炮指的是荷蘭人制造的專門用于海戰的大炮。炮彈多以鐵、鉛制成,是當時比較先進的火炮。

火藥:火藥是中國古代四大發明之一,是用硝石、硫磺和木炭三種原料,經過均勻拌合而成的。火藥在北宋時期就開始應用于軍事戰爭。古代火器主要分為燃燒性火器和爆炸性火器兩大類,其中燃燒性火器是首批創造的火器,是火藥用于軍事的標志。

河清門石匾:老東門遺址出土,明代崇禎年間制,是考證明代徐州城的重要實物資料,河清門石匾出土地點應是明清徐州城東門位置所在。

第二展廳 漢室遺珍(金銀銅器)

大家來到二樓參觀可以看到有三個展廳,這些展廳相對獨立,展出的都是徐州漢墓出土的文物精品,有獨特的地方風格。

前   言

現在我們來到的是第二展廳—漢室遺珍。可以說兩漢時期是徐州歷史上最為輝煌的時期,以漢墓、漢兵馬俑和漢畫像石為代表的兩漢文化,名揚海內外。

漢代的青銅器造型上一改商周時期的厚重、古拙的作風,變得輕便而靈巧,更適合現實生活中的需要,裝飾一般都以素面為主,徐州出土的漢代青銅器,繼承并發展了戰國鎏金、鑲嵌、錯金銀等新工藝。

我們首先看到的是幾件銅鍾。鍾,是漢代盛酒器。漢代,與此形制相同盛酒器,其上銘文或作“壺”,或作“鍾”。 而且有漢墓出土一件銅鍾與同墓出土的一件銅壺造型相同,大小相近,這件鍾的底部圈足上刻有“明光宮趙姬鍾”字銘。另外,同墓出土的鍾,也帶有“明光宮”銘文。

這里展出的是一組銅鼎。鼎除了作為日常生活使用的炊器與盛食器外,更多被用于貴族宴饗,祭祀等重要禮儀活動。不同于其他銅禮器,鼎在商周時期還被賦予更多的權力象征,包括王權。相傳大禹鑄九鼎象征九州,從此九鼎成為夏、商、周各代的傳國寶器,誰得到九鼎就等于奪得了國家政權。如文獻記載的列鼎制度:天子九鼎,諸侯七鼎,大夫五鼎,元士三鼎或一鼎。這說明對不同的身份用鼎的數量是有嚴格限制的。

接下來,展出的是一部分非常珍貴的印章,它們的出土是研究漢代歷史重要的文字資料。

在前面的小展櫥中還可以看到一枚“宛朐侯埶(yi4)”龜鈕金印,此印為1994年徐州簸箕山漢墓出土,印文 “宛朐侯埶”四字篆書。

這里展出的大部分都是獅子山、北洞山楚王墓出土的印章,這些印文所反映的楚國官職包含宮廷官員、下屬諸縣官員和軍隊將官三部分,使我們得以了解楚國相當龐大的官僚體系,再次印證了《漢書》中“宮室百官同制京師”的記載,也對研究文字書法、篆刻提供了珍貴資料。

這是在徐州博物館北側的東漢彭城王家族墓葬中出土的一件珍貴文物——鎏金獸形硯盒的照片,實物珍藏在南京博物院,它分盒蓋、盒身兩部分。盒身作奇特的怪獸伏地狀,獸背為蓋,盒內嵌石硯板,有一柱狀研石。它通體鎏金,點綴鑲嵌青金石、綠松石等,工藝構思新奇,制作精巧。

這件北洞山楚王墓出土的銅鋪首為獸面銜環式樣。獸面雙目突出,雙身外撇,整個獸面裝飾鱗形紋、麻點紋等。背面有兩豎長方形鋬。這種鋪首尺寸較大,獸面威嚴,象征著權力和地位,應是墓室門上的裝飾。

銅帶鉤在漢代用于系結束腰的革帶,系結時,鉤首可以直接鉤括在革帶另一端的孔洞中,也可以在相當此孔洞的位置處裝環,鉤與環相括結。補充:帶鉤是漢代貴族服飾的必備配件,不但具有實用價值,在裝飾方面也極盡巧藝,材質多樣、造型各異,大小不一,反映出當時高超的工藝水平和制作技術。材質除了銅之外,還有金、銀、玉等。

身后的特展櫥中陳列了一件獅子山楚王墓出土的銅豹鎮。漢代在床、榻等家具及室內地面就坐之處通常鋪席,為了避免起身落座時折卷席角,通常在四角放置鎮,此件銅豹鎮及為鎮席用具。

旁邊特展櫥中展出的是一種銅扁壺,它當時與銀盆、銀鍋、銀鑒等沐浴用器同出土,應該屬于沐浴器具,是沐浴時用來舀水或往浴者身上澆水用的。扁壺出現于春秋時期,在西漢是較為常見的器物,質地有漆木器,也有銅器。

銅鏡是古人照面容的器具,它的使用源遠流長,據目前考古發現,早在4千年前的齊家文化中,就發現了銅鏡。銅鏡經歷了三、四千年的發展,到清代乾隆以后,才被玻璃鏡所取代,漢代銅鏡制作精巧,紋飾豐富,展櫥中這面西漢早期的人物畫像鏡尤為珍貴。

度量衡是保證社會經濟公平順利進行的重要工具,它與生產和生活密切相關,成為人們社會生活中的重要器具。西漢時期,徐州地區經濟文化相當發達,隨著農業、手工業、商業的發展,當時的度量衡得到了進一步的統一和完善。

這組是燈臺,其中一件是銅形燈,口沿外附葉形柄,柄背面陰刻隸書“趙姬家”三字。盤下有三蹄足,盤內有錐狀火主。

熏爐是漢代貴族常用的室內用具,主要用于調節室內空氣和熏衣物。漢代較流行博山爐,出煙孔被塑造為山巒重疊之勢,多開在隱蔽處,平視不見孔隙,熏香時卻升起裊裊煙氣,一如晨霧暮靄,云蒸霞蔚的景象。

應為漢代盛酒的容器,一件沒有蓋,物體兩側有對稱的小鋪首銜環,三只獸狀足,另一件有蓋并帶有做工精細的提梁,更加方便實用。

這件獅子山楚王墓的銅勺當時和另外三件形制相同的勺子同放于一個陶甕內,同時出土的還有大量庖廚用器。勺的后端為龍首形,一銅環正從龍口中穿過,造型別致。銅勺除了盛食物外,也可以舀酒,漢代畫像石中常見樽中置勺。

這張照片上的銅牛燈是徐州劉樓漢墓出土,高26.8厘米,整體作水牛馱燈的造型。牛背上燈盤可以左右旋轉用于調節燈光的照射方向。點燃時油煙通過牛角進入牛腹,牛腹中預先放入水,便于過濾煙垢,避免煙塵飄浮污染空氣。

這件銅匜與庖廚用器同出,匜的前部有一長方形流,流口稍寬,流口下鑄有“食官”等字樣,后端有一環形鈕。匜是水器。文獻記載,匜的用途是盛水后從上往下澆水以供洗手,下面用盤承接洗過手的水,往往與盤一起使用。

漢代皇帝每五日為官員放假一天,在家沐浴浣衣。“休沐”成為朝廷官員法定的假日,由此可見沐浴是當時王公貴族日常生活中非常重要的一項內容,他們沐浴的目的早已超出潔身凈體的范圍,更注重美容健身和養生。

特展櫥中陳列的這幾件楚王墓出土的大型器均與沐浴有關。

東洞山楚王墓出土的鎏金銅盤口徑68.5厘米,重10公斤,通體鎏金,腹部陰刻“趙姬沐盤”四字。雖埋藏地下兩千年,出土看來仍然金光燦燦。《說文解字》中“沐”指洗發,這件沐盤應該是王后趙姬沐浴用器的一件。 

在此之前,我們看到了好幾件帶有“明光宮”、“趙姬”銘文的器物,這就不能不提到徐州東洞山楚王墓。這處墓葬由一座楚王墓、兩座王后墓組成,楚王墓在明代以前就被盜掘一空,出土沐盤的王后墓中還有大量銅器、玉器等珍貴文物出土。

是獅子山楚王墓出土,環下腹部刻陰文篆書:“宦尚浴銀沐容二石一斗五升重一鈞十八斤十兩第一御”銘文記錄了銀的用途、重量和容器,表明其是沐浴用器。這件銀盤是目前我國發現的漢代時期體量較大的一件銀器。

這件大銅釜與銀鑒同出于獅子山楚王墓,出土時釜內盛滿清水,水內似有一瓢形物,搬動時因水晃動,瓢形物隨即消逝。釜內的瓢形物或許是當時放置的舀水瓢,歷經兩千多年后,水瓢已朽毀。釜為蒸煮器,當時與沐浴用器同出,應是沐浴時煮水所用的器物。

這些個銅臼、銅杵和銅量是和數件套在一起的大銅鑒、銅扁壺等沐浴和盥洗用器一同出土于羊鬼山陪葬坑。根據銅舀上“口宦藥府······”銘文顯示,這些臼、杵和量是王侯貴族沐浴時常用的搗制保健藥材和稱量藥材的器具,足見王侯貴族們對養生保健的重視。

銅釜甑是漢代蒸食的常用炊器。銅烤爐腹部裝飾有四個獸首銜環鋪首,下部帶有三個獸蹄足。烤爐是漢代常用的烤制肉食的器具。廣州南越王墓出土有長方形的銅烤爐。烤爐內還放置有兩股和三股的鐵插。另外在一些漢畫像石刻和一些漢墓壁畫中也可以看到烤制肉塊、肉串的場景。這些資料可以表明,烤肉是當時上層社會流行的佐酒佳肴。

鎏金銅鈁為酒器,上有覆斗型方蓋,做有四只鳳鳥形鈕。頸部留有一周垂三角紋痕。腹上部兩側有對稱的鋪首銜環,平底下有圈足。

這兩件鎏金銅鋪首大小和形制相同,都是獸面銜環式,從出土位置和尺寸看,它們應是漆木器上的裝飾。

這幅照片展示的是獅子山楚王墓出土金扣嵌貝腰帶的現場。可以看到有兩條形制相同的腰帶重疊放置,通長97、寬6厘米。腰帶兩端為純金鑄成的帶扣,中間由絲帶編綴三排海貝組成帶體,海貝中加綴了數朵金花裝飾。

第三展廳 天工漢玉

我國漢玉出土雖多,但僅徐州最為集中,在國內外享有盛譽。“天工漢玉”是我國唯一漢玉專題常設展覽,也是本館最具特色的展廳。

前  言

漢代是我國古代玉器發展的巔峰時期。漢玉以其巧奪天工,精美絕倫而飲譽于世。玉器被廣泛用于禮儀、裝飾、喪葬和生活等方面。漢代楚(彭城)國的治玉業十分發達,徐州漢墓出土了大量的玉石制品,代表了漢代玉材和治玉工藝的最高水平。

第一單元 禮儀用玉

漢代的禮玉延續周代的傳統,但已遠不如周代普遍和嚴格。主要用于祭祀、朝聘、軍事、婚葬等禮儀活動中,器型類別較少,主要有璧、圭、璋、戈、鉞等。

玉璧在漢代時最主要的禮儀用玉,基本出土于大型墓葬,在但是皇室貴族的禮儀活動中應用廣泛。根據文獻記載:漢代繼承先秦“以蒼璧禮天”的習俗。

半璧為璜,璧的一半稱為璜,它的起源與天上彩虹有一定的聯系。原始社會早期,先民視虹為神獸,認為它的出現非兇即吉,并對它產生了崇拜,后來用玉模仿彩虹的形狀做成玉璜。《周禮》記載“以玄璜禮北方”。

圭大體呈長方形、上端尖銳,下端平直的片狀玉器,用以祭東方,多用青玉制成,禮東方之神“青龍”。與大量出土的玉璧相比,考古發現的玉圭數量較少。

璋成扁平長方體狀,一端斜切,另一端有穿孔。《周禮》記載,圭是祭祀南方之神的禮器,也用做天子巡守祭祀山川或軍隊做符節器。

玉飾,為新疆和田白玉雕琢,色澤泛青,局部有沁斑,造型略呈鏟形,框內透雕一只身軀彎曲的螭龍,龍身翻轉成S形,具有掙脫外框束縛的張力,框外前端和一側透雕卷云紋,全器造型奇特,有動有靜。鏟形后端有短柄,上有一圓孔,由此判斷,應為安裝在某種器物上的飾件。但是關于它的用途專家們提出了不同觀點。盧兆蔭先生認為其可能是文獻記載中的“玉梢”,是古代祭祀結束時,歌舞者手中所持桿上的玉飾;孫機先生認為屬于異形劍首;王愷先生認為屬于禮兵器中的玉鉞。

玉戈為新疆和田青白玉,質地細膩,色澤溫潤。玉戈短援、長胡,胡刃上有一棘刺,闌側三穿,方形內上有一橫三角形穿孔。援和胡部主體是勾連云紋。援、胡之下透雕有一只異常兇猛的螭虎,尖耳圓腮作奔走狀。玉戈主體兩面紋樣相同。值得一提的是戈內兩面紋樣的差異,一面淺浮雕猛虎,另一面淺浮雕朱雀紋。整件作品造型別致,紋飾精美,堪稱同時期玉雕中上乘之作。

第二單元 裝飾用玉

裝飾用玉主要有佩玉及器物上的裝飾品兩類。佩玉不單純是裝飾品,古人還將玉器道德化、人格化,故有“君子比德于玉”之說,將玉器視為高貴身份和高尚品德的象征。

雙龍玉佩

出土于獅子山楚王墓,玉質為和田青白玉,略呈長方形,一側龍角有沁斑。玉佩上部兩側為兩條相背的虬龍,龍頭朝外,龍尾內卷,二龍的龍身后部相連,并形成T形孔可以穿系,整體器物透雕,造型莊重。自新時期紅山文化最早出現的玉龍開始,歷代玉龍的造型千變萬化,作為龍形玉佩有單體龍,雙龍同體等,這件聯體雙龍配極為稀少,是同時期的佳作。

S形玉龍佩 1

出土于獅子山楚王墓,質地為新疆和田白玉,瑩潤透明,有玻璃光澤,局部帶沁斑。身體卷曲呈S形,雙目圓睜,爪趾銳利,龍尾上卷,通體飾勾連渦紋。龍作為中華民族和黃權的象征,是被高度神話的動物,這件玉龍繼承了戰國玉龍的雕琢風格,采用陰線刻,浮雕透雕等技法,把龍潛深淵,蟄伏待時的意蘊刻劃得淋漓盡致,玉龍眼睛地下方有一鉆孔,佩戴時作豎立狀,由于此件玉器上乘的質地及超凡的做工也從徐州所存出土玉器中脫穎而出,成為了徐州博物館的標志

龍鳳紋玉璜

此件玉璜是獅子山楚王墓出土97件玉璜中最精美的一件,用新疆和田白玉雕琢,雙面紋飾,采用淺浮雕兩面共飾20條龍,4只鳳鳥和2個獸面,構圖飽滿,給人以龍鳳呈祥,龍騰萬里之感。

玉組佩 (11件為一組)

08年駱駝山世貿漢之源工地43號墓出土,組佩置于墓主人胸腹間,由1件玉環,1件玉龍,3件玉衡,5件玉舞人和1件觽等共11件玉佩組成,此玉組佩組合規整對稱,應是墓主人生前佩戴之物。

玉璜:玉璜是成組玉佩的主要構成部分,徐州發現的玉璜數量多且質量精,多為和田玉雕琢而成,采用陰刻、浮雕、透雕等技法,裝飾紋樣有蒲紋、谷紋和勾連谷紋等。還有一些大型玉璜的上下緣有優美的透雕附飾,這在已發掘的漢代陵墓中都是無與倫比的。

玉環:玉環為組玉佩的一種,這件龍鳳紋玉環通體采用和田玉制成,溫潤光亮,整環透雕三條虺龍作盤繞狀,環身透雕有熊、鳳鳥及卷云紋,線條舒展流暢;同樣,這件旋紋玉環也極為難得,除了選材上乘外,它的雕工亦與眾不同,因為我們看到的漢代玉器裝飾大多為陰刻,而這件是陽刻,富有立體感。通常玉環多用于組玉佩的中部,且直徑較小。

玉舞人:玉舞人佩,大多出土于女性墓葬,是貴族婦女喜歡的一種佩飾。佩戴時和其它的玉配套組成串,掛在胸前或腰間,漢代是我國歷史上音樂舞蹈發達的時期,中央朝廷有主管音樂的官署——樂府。當時皇帝的后妃都是歌舞能手,玉舞人是漢代女性翩翩起舞的真實寫照,不僅是優美的玉雕藝術品,也是研究漢代舞蹈的實物資料

玉翁仲是一種辟邪的玉佩,相傳翁仲本名姓阮,秦始皇看到他身材高大,武藝超群,派他守衛臨洮,威震匈奴,翁仲死后,用銅鑄了它的像,放在咸陽宮司馬門外,后人因他有神威之力,用只雕成他的像,守護墳墓,自然也可以隨身佩戴驅除邪魔。

玉觿:玉觹是由原始社會佩戴獸角或獸牙的習俗演變過來的,是古代用于解開繩結的用具,是漢代貴族墓葬中常見的佩玉。

這件玉沖牙,外形呈半月形,整體造型為一尖尾虺龍,龍身飾勾連渦紋,頗似鱗甲,龍身下緣透雕出變形龍須,后部飾疾行而回首的游龍,造型充滿動感,在組玉佩中,通常有兩件一左一右,兩相呼應,恰好形成一圓。

玉蟠龍紋佩北洞山楚王墓出土,以透閃石為器料,由于受沁呈雞骨白色,并有黃白色包漿。工藝上采用圓雕、透雕、淺浮雕和陰線淺刻等技法,在玉佩的兩面和邊緣雕有6只龍,有的頭部外伸,有的盤曲在玉佩表面,重僅18克,是不可多得的珍品。

出廓龍形玉佩出土于獅子山楚王墓,用和田白玉制成,龍體豐滿,張口露齒,身飾勾連渦紋龍爪簡化變形,龍尾呈鳳尾形,龍身上下透雕云紋,給人以龍騰萬里之感,這種龍頭鳳尾的造型在漢代十分罕見,具有西漢早期玉龍典型風格。

玉飛龍:徐州天齊山漢墓出土,這種立體造型的騰龍在漢代玉龍中非常少見,龍回首,足變形成卷羽,整體造型勁健有力。

鳳鳥螭紋玉劍珌北洞山楚王墓的這件玉劍珌以透閃石雕成,玉質晶瑩潤滑,通體透雕5個螭虎和1只鳳鳥,形制比較特別,充分體現了西漢時期精湛的琢玉工藝

寶石珠:除和田玉外,漢代也大量使用其他寶石來做裝飾,像綠松石、琥珀、瑪瑙、水晶、紅黃寶石等具有透明的質地、多彩的顏色的各類寶石,都是漢代人們鐘愛的裝飾品。

韘形佩:兩漢時期,除了成組的玉佩外,還流行一種可以單獨佩戴的玉飾——韘形佩。韘是古人射箭時戴在右手大拇指上用于拉弓鉤弦的用具,隨著時間推移已逐漸演變為裝飾用的佩玉,漢代的韘形玉佩,一般作扁平狀,主體略呈橢圓形,兩側透雕的附飾,都不是實用器而是人們身上佩戴的一種飾品。補充:韘形

網友評論

我要點評
點贊(2)
暫無相關評論

徐州博物館

  • 景區級別:AAAA級旅游景區
  • 徐州市云龍區徐州市和平路118號
  • 09:00-17:00(以景區當日公示為準)
  • 70 分鐘
  • 0516-83804412
  • www.xzmuseum.com
  • 徐州博物館

電子地圖 查看地圖

周邊景區

快乐8走势图200期 竞彩网 大蠃家足球即时比分 博客娱乐 幸运28四种投注方法分享 重庆时时彩 现在刷水套利还能做吗 棋牌赚钱 中信福彩app免费下载 时时彩赚钱秘籍 江西时时开奖号码